您现在位置:尉犁县政府网 >> 网站专栏>> 扶贫专栏>> 聚焦扶贫 >> 正文内容

国新办举行《关于建立贫困退出机制的意见》有关情况发布会图文实录

来源:作者:发布日期:2016年06月02日点击数:
 

国新办新闻发言人胡凯红主持本次新闻发布会(吴晓山 摄)

主持人 胡凯红:

女士们、先生们上午好,欢迎大家出席国务院新闻办的新闻发布会。日前,中办国办印发了《关于建立贫困退出机制的意见》,这个《意见》很重要。这是我国扶贫开发的制度性改革,是实施精准扶贫精准脱贫方略的一个重要内容,对打好打赢扶贫攻坚战具有重要意义。

今天很高兴请到了国务院扶贫办主任刘永富先生,请他向大家介绍这个《意见》的内容,并回答大家的提问。出席今天发布会的还有国务院扶贫办政策法规司司长、新闻发言人苏国霞女士,下面先请刘主任介绍情况。

2016-05-10 09:42:42

国务院扶贫办主任刘永富(吴晓山 摄)

刘永富:

女士们、先生们、新闻界的朋友们,上午好!欢迎大家参加今天的新闻发布会,感谢大家对我国脱贫攻坚工作的关注和支持。

2016-05-10 09:53:17

刘永富:

去年,中共中央国务院发布《关于打赢脱贫攻坚战的决定》之后,党中央、国务院在抓落实方面进行了紧锣密鼓的安排部署。《决定》是去年11月发布的,之后,中央对《决定》的内容进行了分解,101项工作,有77个部门,其中32个部门牵头抓落实。中央在今年2月又发布了对省级党委政府的考核办法。4月23日,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发布《关于建立贫困退出机制的意见》,还有脱贫攻坚期内保持贫困县党政正职稳定的一系列文件,总的一条是紧锣密鼓的布置这项工作。这次发布会的主要内容是关于建立贫困退出机制的意见,我就有关情况向大家做一个简要介绍。

2016-05-10 09:57:30

刘永富:

我国贫困退出的指导思想和基本原则是,全面贯彻党的十八大和十八届三中、四中、五中全会精神,深入贯彻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精神,紧紧围绕“五位一体”总体布局和“四个全面”战略布局,牢固树立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共享的发展理念,按照党中央、国务院决策部署,深入实施精准扶贫精准脱贫,以脱贫实效为依据,以群众认可为标准,建立严格、规范、透明的贫困退出机制,促进贫困人口、贫困村、贫困县在2020年以前有序退出,确保如期实现脱贫攻坚目标。贫困退出坚持实事求是、分级负责、规范操作、正向激励等原则。

2016-05-10 10:00:42

刘永富:

我国贫困退出的标准和程序,包括贫困人口、贫困村、贫困县退出的标准和程序。贫困人口退出以户为单位,主要衡量标准是该户年人均纯收入稳定超过国家扶贫标准且吃穿不愁、义务教育基本医疗住房安全有保障。贫困户退出,由村“两委”组织民主评议后提出,经村“两委”和驻村工作队核实、拟退出贫困户认可,在村内公示无异议后,公告退出。贫困村退出以贫困发生率为主要衡量标准,统筹考虑村内基础设施、基本公共服务、产业发展、集体经济收入等综合因素。原则上贫困村贫困发生率降至2%以下(西部地区降至3%以下),在乡镇内公示无异议后,公告退出。贫困县包括国家扶贫开发工作重点县和集中连片特困地区县。贫困县退出以贫困发生率为主要衡量标准。原则上贫困县贫困发生率降至2%以下(西部地区降至3%以下),由县级扶贫开发领导小组提出退出,市级扶贫开发领导小组初审,省级扶贫开发领导小组核查,确定退出名单后向社会公示征求意见。公示无异议的,由各省(自治区、直辖市)扶贫开发领导小组审定后向国务院扶贫开发领导小组报告。

2016-05-10 10:01:38

刘永富:

国务院扶贫开发领导小组组织有关部门及相关力量对地方退出情况进行专项评估检查。对不符合条件或未完整履行退出程序的,责成相关地方进行核查处理。对符合退出条件的贫困县,由省级政府正式批准退出。

2016-05-10 10:02:53

刘永富:

中国是人口最多的发展中国家,贫困人口规模大,扶贫标准要与基本国情相适应,并随着经济社会发展逐步提高。1986年,我国第一次制定国家扶贫标准,为年农民人均纯收入206元,到2000年现价是625元。2001年提高到865元,到2010年现价是1274元。2011年提高到2300元。到2015年,这个标准的现价为2855元。按购买力平价方法计算,相当于每天2.19美元,略高于1.9美元的国际极端贫困标准。2855元的标准是我国最低扶贫标准。根据规定,各省还可以制定高于这个标准的地方扶贫标准。 目前有12个省市制定了高于国家标准的地方标准,一般在4000元左右,高的到了6000元以上。这是我要给大家说明的第一点。 第二,我国扶贫标准是“两不愁、三保障”的综合标准,除了收入标准外,还有保障义务教育、基本医疗和住房安全等方面的要求。我们认为这个综合标准是符合我国实际的。到2020年,我国现行标准下农村贫困人口全部脱贫,将提前10年实现联合国2030年可持续发展议程确定的减贫目标。

2016-05-10 10:03:13

刘永富:

建立贫困退出机制是我国扶贫开发的重大改革,是实施精准扶贫精准脱贫方略的重要内容,对确保按期退出和确保退出质量,打赢脱贫攻坚战,具有重大意义。我们将采取措施,认真抓好贯彻落实。

一是广泛宣传解读文件精神。引导各地区各部门和社会各方面,特别是基层干部群众全面准确理解文件精神,把握政策,掌握标准,严格程序,保证质量。

二是指导各地制定脱贫规划和年度计划。按照脱贫攻坚目标任务要求,指导各地制定贫困退出滚动规划和年度计划,并允许各地每年根据进展情况对滚动规划进行适当调整。

三是严格执行退出标准和程序。坚持退出标准,严格验收办法。既要防止急躁症,又要防止拖延病。坚决杜绝“数字脱贫”、“假脱贫”。

四是强化考核和评估。认真落实《省级党委和政府扶贫开发工作成效考核办法》,加强对贫困退出工作的考核。组织实施第三方评估,查验退出准确度,确保退出结果经得起检验。

五是加强督查巡查和追究问责。研究出台脱贫攻坚督查巡查办法,及时纠正督查巡查中发现的问题。对弄虚作假、违规操作的,依纪依规追究问责。

以上是我的简要介绍。下面,我和苏国霞女士愿意回答大家的问题。  谢谢。

中国日报记者:

我有一个问题问刘主任,相关文件对贫困县和贫困村的退出标准做出了规定,中部地区贫困发生率降至2%以下,西部地区降至3%以下就可以退出了,这个标准是如何确定的?

2016-05-10 10:12:11

刘永富:

这个标准经过了反复研究,总结了地方的经验,参考了国际惯例,请苏国霞女士具体做详细说明。

2016-05-10 10:13:11

国务院扶贫办政策法规司司长、新闻发言人苏国霞(吴晓山 摄)

苏国霞:

我们这个标准确实是刘主任刚才介绍的,按照中央的要求总结了地方的经验,又参考了国际标准。按照中央的要求,到2020年全面建成小康社会,要实现贫困人口全部脱贫。从目前的情况看,贫困县的贫困发生率还是比较高的,用建档立卡的数据,贫困县平均贫困发生率17.3%,贫困村16.9%,我们做了测算,如果到2020年所有中部县贫困发生率降到2%以下,西部降到3%以下,全国剩下800万贫困人口,通过低保、医保、农村五保和养老保险等措施,能够确保他们到2020年收入都达到国家扶贫标准以上,实现“两不愁、三保障”的生活水平。

2016-05-10 10:13:21

苏国霞:

第二是总结了各地的经验。我们到各地看了一下,各地也在纷纷制定脱贫标准,大概也是这样的水平。从各地的实际情况看也考虑了区域差距,中部要求稍微高一点,西部贫困面大一点困难一点,要求稍微宽一点,到3%。

第三是参考了国际标准,或者说国际通行的做法。各国减贫的经验看,一般一个标准下的贫困人口降到3%左右的时候,就很难通过开发的措施来解决贫困问题,需要用保障的措施兜底。这个标准的制定考虑了以上三个方面的因素,谢谢!

2016-05-10 10:16:12

刘永富:

我补充两点,第一,刚才苏国霞女士说的有个800万的数,这是算帐的数,也可能最后需要社保兜底是1000万,也可能是800万,也可能是1000多万,如果都按照这个标准,每个贫困县实有的农村贫困人口推算出来还有800万左右。第二,这是一个过程,是一个阶段性的目标,不是最终的目的。最终到2020年是要全部脱贫,全部“摘帽”的,不是允许保留这么多。工作的过程是逐步的,不能都到了2020年一起“脱帽”,鼓励先脱,保证一定的数量,到了2%、3%不是停止了,还要继续扶贫,一直做到全部脱贫。全部脱贫之后也只是说中国的绝对贫困问题解决了,但是我们的扶贫工作并没有结束,中国的扶贫仍然会持续很长时间,至少几百年,肯定有贫困人口,扶贫工作还要继续做。

2016-05-10 10:18:55

中国国际广播电台记者:

现在对于贫困县“摘帽子”,政策是“摘帽”不摘政策,提前退出还有奖励,如何防止地方为了政绩,由争先“戴帽”变成争先“脱帽”。谢谢。

2016-05-10 10:22:48

刘永富:

你这个问题也是我们目前非常注意的一个问题,也在一些地方发现了这种现象,有的村还有百分之十几,就准备脱贫“摘帽”。这已经引起了我们的重视,不能因为以前要政策、要补助,就把农民算成贫困户。现在要求脱贫“摘帽”了,要政绩,就把穷人都算出去,对此,我们有一系列的措施。第一,要落实脱贫攻坚责任,真抓实干,真帮真扶,通过各方面的措施让这些穷人增加收入,增长能力,建立稳定增收的渠道。这是责任,不干不行,不干就要问责,不真干也要问责。第二,必须按照规定严格落实标准和程序,不能搞数字脱贫、弄虚作假。第三,按照分级负责的原则,对贫困县、贫困户的退出,进行考核。另外国务院扶贫开发领导小组将组织专家学者和各方面人士,开展第三方评估,看脱贫成果是不是真的,能不能经得起检查。第四,对违规操作弄虚作假的、虚报政绩的进行问责,问题严重的,移交纪检监察机关处理。

英国金融时报记者:

在宏观经济转型背景下,想了解你们现在脱贫的目标有没有被这些经济情况影响,策略有没有什么调整?

2016-05-10 10:28:43

刘永富:   中国脱贫攻坚的政策是经过认真研究、总结改革开放30多年的经验以后,并参考借鉴了国际经验制定的。已经考虑到经济转型,特别是经济下行压力加大的因素。我们总的目标任务是全部脱贫,如期全部“摘帽”,实施精准扶贫精准脱贫,打的是政策组合拳。加大财政投入的力度,用好金融力量、社会力量,各方面的政策形成合力。我们出台的是特惠的政策。现在的政策和以前普惠的政策有非常明显的差别。比如我们有很多人住的地方不具备基本的生存条件,另外,是生态环境比较脆弱,搞开发就容易破坏生态环境,这两种情况,我们搬迁1000万人。

2016-05-10 10:29:35

刘永富:

财政资金2500亿的资本金落实,再放3500亿的金融债,下决心把这件事做实,以前就没有这个政策,搬迁一个人只有6000块钱的补助,现在综合算起来,包括盖房、基础设施配套、后续产业等,人均达到6万块钱,钱是够的,已经考虑到经济下行的因素。我给大家说一个观点,不要把脱贫攻坚当成负担,认为经济形势不好,脱贫攻坚是不是会受影响,不会的。第一,这项工作必须要干,不干就不能实现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第二,脱贫攻坚是需要花钱,但是也会产生新的经济增长点。比如很多贫困地区生态好,通过脱贫攻坚的政策措施,可以培育新的绿色产业,像光伏扶贫、旅游扶贫,形成新的增长动力,推动经济的发展。像易地搬迁这样投资6000个亿的大工程,对化解钢材、水泥过剩产能也是有帮助的。特别是这几千万个家庭脱贫以后,消费的边际效益很高,现在没有冰箱彩电、盖新房、买家具,这将是新的内需增长点,大家一定要转变观念,不要把扶贫看成是个负担,它是经济社会发展的重要组成部分。

中国新闻社记者:

贫困县“摘帽”之后,是否还会执行目前对贫困县的考核办法、约束和监督相关方面的规定?

2016-05-10 10:39:29

刘永富:

贫困县“摘帽”以后,绝大多数政策都会继续保持一段时间,中央已经在《决定》里明确了,贫困县“摘帽”以后在脱贫攻坚期内原有的扶持政策不变,“摘帽”以后还有2%、3%的贫困人口,还要继续扶持,财政支持政策、脱贫攻坚的责任、考核办法、约束机制、贫困县领导班子的稳定等政策,原则上保持不变,特别是我们驻村工作队和帮扶责任人都不能撤,要继续稳定一段时间,把该做的工作继续做完。不仅是贫困县“摘帽”以后政策不变,就是贫困户脱贫以后,政策也要继续支持一段时间,保证能够做到稳定脱贫,建立起通过自己的劳动稳定增收的一些渠道和办法。

路透社记者:

国家今年打算让贫困人口的百分之多少搬迁?他们大部分会搬迁到什么样的地方?过去国家有什么样的比较成功的搬迁经验,可不可以举个例子,谢谢!

2 016-05-10 10:43:17

刘永富:

今年计划搬迁200万人以上,因为今年是这项大规模搬迁行动的起步之年,本来各地的积极性很高,要搬300多万,我们和各地商量,先积累经验,以后再逐步提升。现在搬迁有多种形式,一种是往县城和中心乡镇搬迁,因为县城和中心集镇都有一些比较成熟的公共服务,比如学校和医院。而且有一些贫困人口已经或者将要出去到经济发达地区打工,去打工以后把父母接到县城和中心镇看病方便,小孩上学方便,出去打工也省了路程,这是第一种形式,也是一种重要的形式。第二种是搬迁到经济开发区、工业园区,盖好保障房,每家保证一人以上通过培训能够就业。第三种是仍然在当地,搬到交通稍微方便的地方,离公路近的地方,离水源近的地方,就地改善他们的生产生活条件。大体主要就是这三种搬迁形式。

2016-05-10 10:43:45

刘永富:

这些做法也是总结了以前的经验,成功的案例我们有很多。你可以找时间和胡凯红先生申请,给你提供介绍。福建对口帮扶宁夏回族自治区,从90年代开始,现在已经20多年了,农民基本稳定脱贫,有的已经致富。宁夏在银川周边,西海固那边没有水,通过引黄河水到银川周边,建了一个闽宁镇,两个省合着做了一个项目,建了移民小镇,有几千人。第一步解决饮水,第二步盖房,把家从干旱山区搬到这里,种葡萄、养羊、种粮食,现在已经成功。福建的渔民上岸,以前常年在水里,得了很多病,现在在岸上盖房子,还出去打渔。成功的案例是很多的。我在甘肃的时候,总结了8种形式,各地扶贫搬迁不是这次突然想起来的要搬1000万人,是因为以前投入不够,有些地方搬迁成本太高,我们这次加大了投入力度,也是有成功案例的,无非就是力度更大了,政策更加优惠了。

2016-05-10 10:46:29

人民日报记者:

在基层采访的时候有这种感觉,地方的积极性都很高,对扶贫工作也很重视,但是贫困群众的积极性主动性还差点。现在贫困退出机制的政策时间表都已经明确了,在提升贫困群众的内生发展动力方面,我们有怎样的考虑。脱贫“摘帽”怎样处理好速度和质量之间的关系?

2016-05-10 10:50:49

刘永富:

怎么激发贫困群众内生动力,是非常实际非常重要的问题。贫困问题是长期历史形成的,很难怪谁懒谁笨,但是确实有自己努力的问题。如果群众不发动起来,光靠“送”,长期下去就会形成“等、靠、要”的思想。我们提倡勤劳致富,通过自己的双手改变自己的命运,实现人生的出彩。这个事情也要综合施策,一方面政府的政策要进行调整,另一方面要组织动员群众,通过动员工作,让贫困群众不仅有想法,而且有办法,向往美好的生活,自己去努力实现脱贫。以前帮扶贫困人口,就是送钱、送物、送树苗、猪崽、羊羔,年年扶贫年年贫,一说养羊都养羊,一说种树都种树,有的会种有的不会种。现在我们就要改变观念,你这个村脱贫的计划是什么,能干几件事情,根据实际情况,能干点什么事,要实事求是,适合养羊的养羊,适合种树的种树。所以,国家的政策是真干真支持,大干大支持,少干少支持。现在搞扶贫小额贷款,有项目才贷给你,五万以下三年以内免担保、免抵押,金融机构按基准利率放贷,扶贫资金全额贴息。如果没有这个项目,就享受不到这个政策。还要发挥政治优势,加强村“两委”建设。我们向所有的贫困村都派了驻村工作队,帮助想办法出主意,同时有动员和监督的责任。经过一系列措施和帮扶,贫困群众也会逐步转变,因为长期在贫困地区,想干件事情很难,习惯了“等、靠、要”,我们要逐步改变。

2016-05-10 10:52:12

刘永富:

我刚从新疆回来,有一个村的老百姓说,我要搞庭院经济,需要3000万元的贷款,如果能帮把这个贷款解决了,我把贫困的帽子甩得远远的,这个问题非常重要,但是也有一个过程,我们要锲而不舍去做。

到2020年必须要脱贫,质量必须保证,各省负总责,市县抓落实,中央进行考核。

2016-05-10 11:00:06

苏国霞:

您的两个问题我说一个答案,希望媒体在这两个方面都更好地发挥作用,第一,激励老百姓,多宣传一些成功案例,多宣传一些有志气的青年,有志气的贫困人口,他们通过自己的努力摆脱了贫困,这会给其他贫困人口以更多的激励和鼓舞。第二,我们也注意你问的第二个问题。管理方面我们制定了规则,要求他们严格遵守,退出办法就是为了保证退出质量,如果他们不守规则,我们会用考核和问责的手段约束他们。这方面我们也希望媒体及时帮我们发现问题,给我们提出建议和意见。

香港中评社记者:

近期有地方大学通过手机话费这样的评判标准来给一些贫困生“摘帽”,但是同时也有一部分网络舆论质疑这种评判标准,您对此有何评价,我们要求精确脱贫,如何制定这样的脱贫标准?有一个数额是150元,有些舆论质疑这个评判标准。

2016-05-10 11:04:55

刘永富:

这个做法是群众自发的,我第一次听说,没有进行专项评估。既使是到了贫困地区,中国的手机互联网发展太快了,贫困人口基本上都用,所以贫困大学生打电话花多少钱,用这个办法评价是不是脱贫,不能说不好,但不一定全面。作为民间的一种说法、一种调查,这应该是允许的。但是要有全面综合标准。我们现在对脱困户脱贫评价的办法,是综合标准,基层要掌握,收入必须达到2855元,这是最基本的一条,没有达到肯定是贫困户,达到了有可能还是贫困户。比如你们家小孩没接受义务教育,就不能算脱贫,家里有病人看不起

北京电视台记者:

贫困退出要以群众认可为标准,群众认可是什么样的标准?

2016-05-10 11:14:30

刘永富:

这个标准不是绝对量的标准,贫困户的收入是不是2855元,这个很难统计。但是乡里乡亲谁家穷谁家不穷,大家都知道,瞒不住,群众认可不是指的贫困户本身一个人,也不是指某一个人,既包括贫困户本人,也包括所有的贫困户,也包括一般户。村民小组、村委会要进行讨论,进行公示。群众的认可是指绝大多数人的群众的认可。贫困群众总体上都是比较诚实比较老实的,是有客观的标准,虽然没有特别精确的标准,但是既有定性也有定量的标准。

第一财经日报记者:

两个问题,第一,打赢脱贫攻坚战的目标是到2020年实现“两不愁、三保障、两个确保”。“不愁吃不愁穿”,所谓的“不愁吃”有没有量化的标准,是按照卡路里还是按照有肉吃来确定。第二,东部地区在这次脱贫攻坚中扮演什么样的角色?

2016-05-10 11:18:22

苏国霞:

“不愁吃”实际上跟我们国家扶贫标准有关系,我们第一次提出扶贫标准是以2100大卡定的,应该不低于这个标准。但是如果形象地说,我们希望老百姓除了口粮以外,还有适当的肉蛋奶。

2016-05-10 11:19:00

刘永富:

吃穿不愁是有标准的,以前人穷,一家人可能只有一条裤子,现在每季都有换洗的衣服,一季三五套,春夏秋冬,有裙子、单衣、棉衣、皮衣。以前穷,冬天穿棉袄,春天把里面的棉絮掏出来穿夹衣服。现在不用了,棉衣是棉衣,单衣是单衣。

东部扮演什么角色,你提的这个问题是大问题,我们已经采取了一些措施,比如我刚从和田回来,和田8个县,确定北京对口帮扶4个县,天津对口帮扶3个县,安徽对口帮扶一个县,“十二五”时期3个省市对这8个县实施了1000多个项目,投入130多亿资金,这些项目主要是教育、医疗卫生、饮水、修路、盖房等。东西部扶贫协作是小平同志两个大局“先富帮后富”思想的光辉实践,现在东部所有的省份和城市都有帮扶安排,比如北京帮内蒙古,上海帮云南,天津帮甘肃,全国帮西藏、新疆、四省藏区,都有明确的任务。下一步还要继续强化、细化、深化,加大支持力度,不仅贫困地区要加大投入,东部地区也要加大对西部地区的投入,而且要精准,要落实精准扶贫的方略,瞄准建档立卡贫困人口、贫困户,帮西部一把,实现“两个确保”的目标。下一步可能还要进一步部署这项工作。现在已经做了20年,刚才我讲的福建支持宁夏的例子,和今天讲的京津皖帮助和田的例子只是其中的两件事。东部发达地区还要加大扶贫改革力度,为全国脱贫攻坚探索路子。 谢谢。

2016-05-10 11:20:38

主持人 胡凯红:

天的发布会到此结束。

2016-05-10 11:28:23

 

字体:【收藏】责任编辑:【打印文章】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