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位置:尉犁县政府网 >> 网站专栏>> 工作动态 >> 正文内容

县域文化的突围——尉犁,金色光芒下的“太阳城”

来源:作者:发布日期:2012年08月17日23:08点击数:

   尉犁,这个不被人们熟知的神秘小城,将会像太阳一样,散发独具魅力的光和热,吸引着人们去接近、去感知,寻找失落的文明,探索未知的精彩。
    尉犁,又名"罗布淖尔",位于巴音郭楞蒙古自治州腹地,地处天山南麓塔里木盆地东北缘,与梨城相隔近50公里。县境内东北部横亘着的库鲁克山,中部是塔里木河、孔雀河冲积平原,南部为著名的塔里木盆地。
    尉犁县资源丰富,并拥有浓厚的文化底蕴,文化遗产、文化古迹更是横贯全县,发展前景毋庸置疑,这里历史悠久,早在近万年前,这里就是西域远古人类的栖息地。在漫长的历史长河中,尉犁大地的各民族居民艰辛创业,尤其是在两汉魏晋之际数百年间,凭借着丝绸之路的活力,创造了汇聚东西方多种文化因素为一体的独特的绿洲文明,谱写了尉犁古代历史最为辉煌的篇章。
    尉犁文化塑县项目过程中,我们追随尉犁发展的脚步,体验周边乡镇的独特文化氛围,感受罗布人村寨的古朴、领略雅丹大峡谷的鬼斧神工。悠久的丝路、神秘的楼兰、源远流长的塔里木河和孔雀河、繁荣而又寂寞的罗布泊、逐水而居的罗布人、无垠的大漠与金色的胡杨,名声在外羊肉、小油馕、棉花等交织成一张绚丽的资源网,激发了我们追根溯源、文化突围、提炼定位的热情。
    尉犁像是被一层薄纱盖住的“宝藏”,除了独特的罗布淖尔非物质文化,尉犁还存在大量的古迹遗址。其中,发现于1979年的太阳墓地就有着不言而喻的名气与影响力,从高处看墓葬结构,颇似光芒四射的太阳,以环圈为中心,又有树桩呈放射状排列,井然有序,似太阳光芒,蔚为壮观。同时,它的发掘使得3800年前的“楼兰美女”展现在了世人面前,然而三十多年过去了,有关太阳墓地的谜题依旧未被解开。
    也许正是太阳墓地神秘光辉的显现,渐渐地,“太阳城”的概念在我们脑海生成,说到“太阳城”就不得不提“太阳崇拜”,我国是最早有太阳崇拜的国家之一,山东省日照市是最早进行太阳崇拜的地方,以太阳崇拜为特征的海洋文化是营造中日韩人民共同精神家园的重要武器,也是东亚海洋文化圈的共同特征。
    太阳神话是一切神话的核心,一切神话则由太阳神话派生出来,这样声势浩大的墓葬无不彰显神话般的传奇,太阳“从仅仅是个发光的天体变成世界的创造者、保护者、统治者和奖赏者——实际上变成一个神,一个至高无上的神”。金碧辉煌的太阳,不知多少万年前就辉映着地球,荫护着人类,给人类以无限的遐想。与此相应,人们敬仰太阳,崇拜太阳,祈祷太阳,创造出难以计数的令人激动不已的太阳神话。
    而“西域太阳城”——尉犁与沿海“太阳城”最大的区别在于它远离海洋,深居亚欧大陆腹地,曾经留存在楼兰曾经的文明之中,衰落于大漠流沙的不毛之地,见证文明的交汇兴起与湮没。
    时至今日,太阳崇拜的光辉不只存在于历史神话中,也贯穿于现代文明前进的脚步里。新疆第一村——达西村,这个社会主义新农村的典范,也时刻沐浴在新时代的光辉中;给尉犁人带来财富与自豪的棉花种植,成就了尉犁全国优质商品棉基地,这不仅感恩于大地,更是得益于阳光的恩赐与眷顾,尉犁人民也崇拜这样的“太阳”,且不断追求一种幸福感。
    结合县域发展规划,立足本地特色文化资源,梳理并确立优势文化为龙头文化,这恰如一次“文化的突围”。随着太阳城的清晰定位及文化品牌的打造,“四大名片”的夯实、“十个一”文化塑县工程的逐步实施,必将为尉犁县的率先发展提供强大的文化软实力。

字体:【收藏】责任编辑:【打印文章】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